袁氏文学网 > 血蓑衣 > 第1048章 锄奸大会(二十八)

第1048章 锄奸大会(二十八)

        古语云“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

        对于将名声与信誉看的比性命更重要的江湖人而言,仅凭清风与云追月“暧昧不清”的微妙关系,足以摧毁其辛辛苦苦几十年树立的“言而有信”、“行不逾方”的光辉形象。

        千不该、万不该,清风不该利用云追月这柄“双刃剑”为自己搭桥铺路。

        对此致命隐患,清风一直慎之又慎。依照他最初的想法,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轻易掀开云追月这张底牌。这也是他刚刚推举人证时只说秦卫,却对云追月只字不提的原因。

        怕的就是画蛇添足,枉生变数。

        可清风万万没有料到,自己尚未下定决心将云追月拖下水,他竟主动撕开“遮羞布”,跳出来替自己站脚助威。

        清风认为云追月碍于萧芷柔的情面,肯定不希望当众挑明与自己的关系。因此,当云追月毫无预兆地挺身而出时,清风难免有些措手不及,以至千头万绪,杂乱无章,短时间内难以理清利弊得失。

        可笑的是,清风尚未辨清局势,自诩胸有成竹的孤日、孤月已信心满满地与云追月一唱一和,将踌躇不决的清风硬生生地拽入无法回头的窘迫境地。

        彼时的清风,再想反悔无异于自己打自己的脸。再加上云追月装模作样地“讨价还价”,腾三石、萧芷柔等人煞有介事的“义愤填膺”,直令进退维谷,心神不宁的清风稀里糊涂地信以为真,不知不觉踏上云追月的贼船,自此再无全身而退的机会,只能一条道走到黑,最终落得骑虎难下的尴尬局面。

        常言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清风老谋深算,本欲借云追月替自己留一招后手,却不料聪明反被聪明误,非但没有将云追月玩弄于股掌之间,反而被他算计的哑口无言。

        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令清风羞愤不已,哭笑不得。

        此刻,清风知道无论自己如何狡辩,都不可能挽回几成定局的形势,更不可能打消众人心头的疑虑。

        毕竟,自己刚刚与云追月的一拍即合有目共睹,临时反口……实在丢脸。

        “哈哈……”

        就在谢玄、腾三石、秦苦、薛胡子等人不依不饶,穷追猛打之际,身处漩涡中心的清风突然仰天大笑,令神思迥异的众人纷纷一愣,无不面露愕然。

        “好好好!好一个大伪似真,大奸似忠的云追月,想不到竟连老夫也被你骗得团团转。”清风强颜欢笑,言不由衷,“只为一个永远不可能得到的女人,竟然心甘情愿地弃自己的安危与宗门的前程于不顾。佩服!实在佩服!”

        “如此说来,你承认自己与云圣主事先勾结?”洵溱伺机发问。

        “是又如何?老夫身为中原武林盟主,一心以大局为重。非但对臭名昭著的云追月不计前嫌,反而给他一次弃暗投明的机会,有什么问题?”清风发出一道满不在乎地冷笑,“只可惜,云追月天良丧尽,执迷不悟,根本不懂得珍惜老夫给他的机会,执意与柳寻衣、谢玄、腾三石、萧芷柔狼狈为奸,自寻死路……”

        “清风!”腾三石虎目一瞪,厉声斥责,“死到临头,你以为现在还会有人相信你的胡搅蛮缠?老夫劝你主动承认自己的罪过,乖乖束手就擒,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

        “这句话应该由老夫送给你们!”清风面色一正,沉声道,“归根到底,你们都是一丘之貉,任尔等阴谋诡计层出不穷,也无法抹去你们与异域外族相互勾结的事实。你们以为巧舌如簧就能混淆视听?你们以为靠云追月耍一些小聪明就能拆老夫的台?真以为天下英雄是瞎子不成?”

        言尽于此,清风枉顾面面相觑的众人,径自走到玄明、殷白眉、钟离木、唐辕四人面前,大义凛然地拱手问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四位,你们可否愿意身先士卒,为天下英雄做表率,助老夫一臂之力,将这些里通外国的乱臣贼子一网打尽?守护我中原武林不受外族袭扰?捍卫我华夏正统不遭蛮夷迫害?”

        “这……”

        休看清风说的冠冕堂皇,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清风此举已是气急败坏,甚至有狗急跳墙之嫌。他想趁自己尚有一丝威望,尽可能地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打着“武林盟主”的旗号,以“惩奸除恶”的名义与柳寻衣一伙拼个鱼死网破。

        毕竟,时间耽搁越久,局势对清风越不利。

        一旦天下英雄听信柳寻衣一伙的“蛊惑”,令清风失去武林盟主的地位,那时的后果才是真真正正的不堪设想。

        虽然这是一场关乎生死存亡,并且胜负未知的豪赌,虽然清风极不情愿出此下策,更不甘心豁出自己的性命与他们混战厮杀,但至少……现在的他尚有一搏之力,尚有反败为胜的机会,不至于身败名裂,束手待毙。

        清风想的很清楚,今日最坏的结果无非一死。但他至少可以名垂千古,为自己博得身后美誉,为武当留下名门正派,长盛不衰的机会。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他能以中原武林盟主的身份号令群雄,向柳寻衣一伙发起这场“捍卫正义、惩奸除恶”的讨伐。

        “名正言顺”四个字,正是谢玄极力阻止柳寻衣意气用事,千方百计地与清风斗智斗勇的根本原因。

        清风本以为秦卫与云追月能坐实柳寻衣的“不赦之罪”,却不料局势一变再变,非但令其优势渐失,反而颓势尽显。

        此时此刻,留给清风“笑到最后”的机会已然不多。如果他再瞻前顾后,犹豫不决,企图“以理服人”,下一步……他极有可能失去最后的筹码。

        到时,纵使他想以死相拼,恐怕也是有心无力。

        至于被清风攥在手中的最后筹码,无非是柳寻衣与少秦王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

        最重要的是,近在咫尺的洵溱,恰是清风迫使柳寻衣不顾一切地与自己“血拼”的要害,更是他兴师讨伐的最大借口。

        不得不说,这场“锄奸大会”双方针锋相对,奇招频出,令胜利的天平左右摇摆,亦令青石广场上的局势一变再变,闹到这一步皆已耗尽心神,精疲力竭。

        同样,柳寻衣、洵溱、谢玄、腾三石、萧芷柔、云追月费尽心机地将清风逼到这一步,也实属不易。

        双方在你来我往之间屡次三番地发生激烈矛盾,险些酿成巨变,终究被各自的理智生生克制。

        时值此刻,误中圈套的清风终于忍无可忍,于是在反复权衡之后决意率先捅破这层窗户纸,欲豁出一切与柳寻衣一决生死。

        胜败,在此一举。

        然而,清风虽然狠下决心将生死置之度外,但身为他的“盟友”,玄明、殷白眉、钟离木、唐辕却左右为难,进退不决。

        他们并非贪生怕死,而是对清风的一再隐瞒深感不满。

        毕竟,被人利用的滋味极不好受,寻常人尚且心怀芥蒂,更何况玄明、殷白眉这些位高权重,独掌一方的大人物?

        似乎看出玄明几人的犹豫,清风眉头一皱,再度逼问:“怎么?莫非你们心生怯意?不敢与这些武林败类为敌?”

        “清风盟主,并非我等不遵号令,只是今日的争论尚存诸多疑点,洛盟主的真正死因尚未查清,如果贸然激起争斗……是不是有些草率?”

        “天瑾之死姑且不论,他们与少秦王暗中勾结可是铁证如山,无从狡辩。”清风朝远处的洵溱一指,头也不回地说道,“洵溱是少秦王的心腹,此事人尽皆知。刚才,谢玄已亲口承认自己暗通少秦王,柳寻衣更是毫不避讳地袒护洵溱,这些你们都听的清清楚楚。难不成……你们见乱臣贼子人多势众,于是心生怯懦,故意在此指东道西,装聋作哑?”

        被清风当众揶揄,玄明几人无不心生唐突,老脸泛红。

        “清风盟主所言甚是!冤有头、债有主,我们绝不会错杀一个无辜,也不会放过一个奸贼。”孤日沉声附和,“刚刚谢玄欲大包大揽,以死谢罪……好啊!倘若他真有诚意,即刻出手杀死洵溱妖女,然后再拔剑自刎。若能如此,我们就相信柳寻衣受人蒙蔽,一时糊涂才与少秦王勾结在一起。至于他的‘勾结外族,图谋不轨’之罪……也可以暂时不予追究,如何?”

        “这……”

        “早就知道你们在逢场作戏,蒙骗世人。”见谢玄闪烁其词,孤月不禁冷嘲热讽,而后伺机怂恿众人,“诸位,现在你们应该看清楚究竟谁才是光明磊落的君子?谁又是虚情假意的小人?”

        “你……”

        “如果与少秦王交朋友就是勾结外族,图谋不轨?就要被你们判以十恶不赦的死罪,恐怕今天该‘以死谢罪’的……远远不止谢玄与柳寻衣。”

        未等柳寻衣开口驳斥,一阵戏谑的笑声陡然自半空传来。

        紧接着,一袭白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过众人头顶,伴随着阵阵惊呼,来人倏忽而至,于青石广场上空诡异悬停,身如柳絮般摇摇摆摆、慢慢悠悠地飘落在剑拔弩张的广场之中。

        “这人似乎看着有些眼熟?”

        “不错,好像在哪儿见过……”

        “我想起来了!前年在华山之巅,此人曾与洛盟主、金坞主他们力争武林盟主的宝座。”

        “是了!此子年纪轻轻,孑然一身,却能与一众枭雄分庭抗礼,在武林大会上大显神威,技惊四座。”

        “不知诸兄说的是……”

        “当今武林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巅峰,常年占据龙象榜第一位的天之骄子……吴双。”

        ……

  https://www.yuanss.cc/chapter/7914/293550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c。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