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诸界末日在线 > 第十三章 预备(为花牛家的花兔更!)

第十三章 预备(为花牛家的花兔更!)

        血海。

        辽阔的海面上,风不断的吹拂着。

        顾青山坐在木板上,随着海浪任意漂浮。

        他静静的注视着手中的鱼竿,仿佛除此之外,世间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引起他注意的事。

        虚空一动。

        一名神情冷峻的黑衣男子落在了血海上。

        冷千尘。

        他负着双手,注视着浮在海面上的鱼漂,问道:“整天在这里钓鱼,会不会觉得无聊?”

        “不会,钓鱼很有意思。”顾青山笑起来。

        “我来跟你说一声,幕的孩子马上满月,到时候大家一起吃饭——地点就定在这里,你看是自己下厨,还是大家一起点外卖。”冷千尘道。

        “话说成这样,我还能不做一顿?你们记得带食材来,到时候我亲自下厨——记得把小楼也喊来帮忙。”顾青山道。

        小楼?

        冷千尘脸上浮现笑意,说道:“没问题,那我先走了。”

        “没事的话,不如一起钓钓鱼再走。”

        顾青山从木板上拿起另一根鱼竿,示意对方过来坐坐。

        冷千尘有几分意动。

        他飞落在木板上,拿起鱼竿,熟练的上饵,开口道:“说起来,我们都有孩子了,你也要加把劲啊。”

        顾青山道:“……还有些事情没有解决。”

        “还有?”冷千尘奇道。

        “嗯。”顾青山看着海面道。

        “不对啊……宁月婵找到进入血海的方法那一次,苏雪儿跟她打了三天三夜,可最后还不是握手言和了?难道又闹起来了?”冷千尘道。

        他端着鱼竿,在顾青山身边坐下来。

        “不是那次的事。”顾青山道。

        “哦,是不是离暗带着一群天仙来看你那次?安娜好像发了火,我记得死亡烈焰在血海上燃烧了五天五夜,安娜也跟离暗在虚空中撕扯了五天五夜——但最后不是我跟幕都赶过去劝架了吗?我记得她们说好了,不会再打架的。”冷千尘思索道。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顾青山叹气道。

        “原来是最近的事么?我想起来了,琳有一天夜里悄悄摸进血海,企图发动命运技直接带你走——可最后不是山女飞进来扎了你几百剑,破掉了琳的命运技么?”

        冷千尘摇摇头,感慨道:“啧,山女平时温温柔柔的,没想到发起狠来竟然照着你身上一阵瞎砍,真是看不出来啊。”

        顾青山露出回忆之色,情不自禁的身子抖了抖。

        “不过要说起来,还是飞月和稚罗的脑子最好用。”冷千尘道。

        “何以见得?”顾青山问。

        “飞月跟你妈关系很好,稚罗曾经得到过你的承认,所以谁都无法赶她们两个走——”

        冷千尘想了想,疑惑道:“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按说你这里的关系应该已经理顺了,不会再有什么大的矛盾了,为什么我看你还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

        “战战兢兢?我?”顾青山声调扬高。

        “对啊,我当年是你的敌人,对你做过全面的分析,实在是太了解你了。”冷千尘看着海面上的鱼漂说道。

        “你看错了,我这不是战战兢兢——”

        顾青山正色道:“我在此镇守血海,必须时刻注意是否有邪魔从炼狱里爬出来,神情严肃一点也是正常的。”

        冷千尘半信半疑,摇头道:“好,先不说这个,到底是什么事情没有解决?”

        顾青山正要说话,忽然看到鱼漂动了动。

        他轻轻一扬鱼竿——

        顿时,一块玉简被钩了起来,飞落在他的手中。

        “玉简?”冷千尘奇道。

        “这里可是血海,一切对我有用的东西都钓得上来。”顾青山道。

        他握着玉简,灵力朝里一催。

        只听玉简上顿时响起了一道声音:

        “混沌初开,洪荒降世,洪荒灭后,乃有六道。”

        “无数年以来,我们修行者居于六道轮回之人间界,渴慕长生,一心修道,只求不断飞升上界,终至天界,成就真仙。”

        “然本界出了未知的意外之事,经过我的多次探查,发觉已无法感应到其他五界的存在。”

        “结论:六道轮回断开了。”

        “经过初步探明,我们的世界被一个名为痛苦女士的存在截取,放入永夜之中,成为她的私人物品。”

        “我辈修行者,无惧生死,但绝不愿死后被人操控,成他人奴隶,永做牛马。”

        “如若有其他世界的道友看到此玉简,请按照以下线索,前来搜寻关于我们世界的真相。”

        “线索为:死人复生、怪物控制、永夜、噩梦时代、旧日神灵、魔鬼、痛苦女士、卡牌。”

        “我所能记住的最后时间,是承平一百八十一年。”

        “——我本应当死于那一年。”

        “不管是谁,只要是我辈修士,还请前来助我一臂之力,救众生脱离苦海。”

        “以上,拜谢。”

        声音消失。

        顾青山握着玉简,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

        “你若走不开,我去会会那个痛苦女士,如何?”冷千尘感兴趣的道。

        “我要镇守血海,自然无法前去,不过你也不能去。”顾青山道。

        “为什么?”

        “这玉简来自炼狱。”

        “明白了。”

        冷千尘点点头。

        炼狱。

        邪魔被封印在炼狱之中,如果自己这时候去,岂不是找死?

        不过……

        “怎么时间有些不对?承平一百八十一年,我记得是虚空纪年。”冷千尘道。

        “不是虚空纪年——其实是修行侧的一种纪年法,在那数百年间,修行者们享受到了久违的和平,虽然……”

        顾青山没有说下去,只是小心的把玉简收了起来。

        “真的不找人去看看?我实力不够,但幕应该可以打探一下消息之类的。”冷千尘道。

        “不。”

        顾青山的神情有些微妙,轻声道:“暂时不要管了,我们现在就要为将来做战备,等到炼狱的事情出结果——”

        “那才是我们全面介入的时刻,也是我们与邪魔最终一战的开端。”

        两人正说着,忽然心中生出感应。

        他们一起望向不远处的虚空。

        只见一个浑身穿戴着各种金属设备的人从虚空之中冒了出来。

        他左右望了望,一下子就看见了顾青山。

        “啊,我终于找到你了,诸界末日在线——终极的毁灭序列。”他兴奋的道。

        “你好,有事吗?”顾青山问。

        “我是来带你走的。”那人道。

        “去哪儿?”顾青山问。

        “回真实的世界——我要用你的力量征服所有世界!”那人兴奋的叫了起来。

        “我必须在这里守着血海,你明白吗?不然万一有邪魔从炼狱爬出来,从虚空进入真实世界,一切都完了。”顾青山解释道。

        那个人兴奋的朝顾青山飞来,口中大声道:“我才不管,我乃是世界之王,有你这样的序列在手,我一定可以——”

        轰!!!

        一道黑暗烈焰从远空疾速飞掠而来,轰在那人身上,直接把他打成了漫天飞扬的碎末。

        “哈,安娜出手了,你现在可以啊,遇见事情都不用自己动手。”

        冷千尘拍了拍顾青山的肩膀,笑着说道。

        下一瞬。

        一道刺目而绚丽的光从世界尽头飞来,伴随着苏雪儿的厉喝声:

        “你们几个臭女人,尝尝我的死光泯灭炮!”

        嗡——

        那夺目的光柱横扫而来,从木筏上方数寸的位置飞出去,划破虚空,消失不见。

        四周一静。

        冷千尘默了数息,缓缓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皮。

        ——头发还在。

        他点了点头,肃然道:“既然话已经带到,我就不久留了。”

        他放下鱼竿,身形一闪刚要离去,却见四周彻底化作了冰冷的白光。

        这是刀芒。

        刀芒笼罩了整个世界——

        除了木筏之外,处处皆是刀芒!

        谁的刀能有这般的威力?

        答案呼之欲出。

        另一道女声遥遥传来:

        “苏雪儿,你过去是我的手下败将,还有离暗,真以为你那点魔诀能动摇我心?也罢,我今天就再教训教训你们!”

        冷千尘默默听着,伸出一根手指轻轻触了触那白光。

        叮!

        他的指甲在一瞬间被削得干干净净。

        顾青山瞟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你得等一个机会,才可以逃出去,至于现在——木筏是安全的,你不如在木筏上先呆一会儿。”

        冷千尘擦了擦额头的汗,默默坐回板凳上。

        “我实在不明白,她们还在争什么?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他不解的小声问道。

        顾青山垂下头,没有吭声。

        “……黑海女士,助我一臂之力。”冷千尘忽然念道。

        一道悦耳的女声忽然在他耳边响起:

        “已加载诸界末日在线·人族军团,请问有什么能帮你的?”

        “我要看看顾青山的名号。”冷千尘道。

        “他的力量太强,在他不反对的情况下,我只能帮你看一个——你想看哪个?”黑海女士道。

        “就是那个,那个呀,让我看看那个。”冷千尘道。

        “哦,你说那个呀,我们试试。”黑海女士恍然道。

        冷千尘望向顾青山。

        只见顾青山头顶浮现出一行小字:

        “纯洁之男。”

        冷千尘叹了口气,以一种怜悯的目光望向顾青山。

        “……我知道无尽的法则在你身上凝聚成了时间与奥秘之子,毁灭的君王,末日之主,这些名号都没问题,但我真没想到,‘纯洁之男’的称号竟然还在……”

        顾青山注视着鱼漂,肃然道:“这不是你们都有孩子了么……所以我这边的问题……是同一个问题。”

        冷千尘想了几息,这才回过味儿来。

        “这有什么好争的,她们都是你太太啊。”他不解道。

        “……”顾青山没说话。

        世界一阵摇晃。

        狂风袭来,高达数十米的海啸几乎瞬间形成,把整个血海都犁了一遍。

        ——只有顾青山呆的这处小木筏还安全的躲在海啸之下。

        遥远的海平线之外,传来一道清亮的女声:“在虚空之中,我乃女武皇,而现在回归真实世界之后,论战斗,你们更是差远了。”

        话音刚落,七八道不屑的冷哼声响起。

        剧烈的力量波动再次开始沸腾。

        “是琳?”冷千尘悄声问。

        “是她,她想跟我有个孩子,其他人都不同意。”顾青山悄声道。

        “这也太冷酷了吧,孩子都不能有?”

        “不是。”

        “那是什么?”

        “她们不许她当第一个。”

        “……这种事……十几分钟而已,也值得争个前后顺序?”冷千尘无语道。

        “谁说才十几分钟?”顾青山瞪他一眼。

        “难道不是?”冷千尘回瞪。

        “叶飞离曾经说——”顾青山不确定道。

        “你听他瞎扯!”冷千尘道。

        顾青山瞪他一眼,又觉得自己实在不了解情况,只好叹气道:“好吧,十几分钟到几十分钟的事,我也觉得不值得争。”

        突然,天昏地暗。

        一会儿,整个世界剧烈摇晃起来;一会儿又是漫天黑火,一会儿是死光射线,一会儿又是天魔乱舞,一会儿又有亿万道兵器交击的声音。

        冷千尘擦了擦额头的汗,喃喃道:“你觉得不值得争,但她们似乎跟你想的不一样——”

        “话说回来,圣界的那位俯视者也不管管?”

        “它原本是要管的,毕竟血海是这么神圣的地方,处处皆有英灵……”顾青山道。

        “然后呢?”冷千尘问。

        “它亲自降临过一次,听她们吵了一个小时,就借口头疼,再也不来了。”顾青山无奈道。

        冷千尘看着他,露出同情之色道:

        “现在我知道我老婆为什么一定要我亲自来看看你了。”

        “保重。”

        他拍拍顾青山的肩膀,寻了个空隙,逃也似的钻入虚空之中。

        ——他走了。

        木筏上。

        又剩下了顾青山一个人。

        时间缓缓流逝。

        叮——

        一枚钱币被抛起来。

        它在半空不住翻滚,随风发出轻微的嗡鸣声。

        这是一枚银色钱币,表面上雕刻着金色的繁盛花纹和印记,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当钱币缓缓落下,顾青山伸出手,将其接住。

        他脸上露出怀念之色。

        “时机还未到,我们还不能加入战斗……”

        “但……也不远了……”

        风中传来他低低的声音。

        (新书《炼狱艺术家》今天中午十二点过五分上架,还请各位兄弟姐妹们支持一下正版订阅,烟火在此感谢了!)

  https://www.yuanss.cc/chapter/736/306748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c。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