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第十一章,错失车机

第十一章,错失车机

        我当时已经被撞得眼冒金星,走路都踉跄了,至今还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被撞出去的,甚至连拍照保护现场都不知道,只是因为听到孩子哭,我蹭一下就从地上站起来去抱孩子了。

        等把孩子哄不哭了,我才意识到,我被撞了,头疼,右侧胳膊肘和膝盖疼,左侧只是脚腕和大腿内侧被电车别了一下疼,还好被撞飞出去擦伤的地方并不多,幸亏老天保佑孩子啥事没有,只是从车后座上掉下来摔了个屁墩吓了一跳。

        等我反应过来我正在经历车祸时,司机已经将汽车,电车全移到路边了,并且他叫了保险公司,等保险公司来了以后才叫的交警,而在这过程中,我全程抱着孩子坐在路边懵到不行,一个人也没叫,就靠在电线杆上晕乎乎的听司机跟各路到达现场的人讲,他是按灯走的,都到路中间了,灯才黄的,总不能倒车退回去吧。

        来处理事故的交警专门提醒我:“姑娘,叫个人来跟你去医院看看吧,你检查的时候总得有人带孩子吧。”

        我这才意识到,我要叫人来撑门面,晕乎乎的打给老公吧,那时他们车间赶出口的生产任务,那个点他已经上班了,全车间的人手机都在班长办公室里锁着,打过去了也是无人接听。

        打给公公,想想他那腿,算了别给老人制造麻烦了;最终打给了老公的姑姑。

        我们那个时候真的是第一次碰到被别人撞了的车祸!全程都怕给对方添麻烦,我莫名其妙的就跟着对方走了。

        在医院里交警提醒:“来一趟了,给孩子也检查一下吧?”

        我:“不用,孩子没事,要疼早哭了就是吓一跳。”

        交警提醒:“看你走路有点不稳,拍个脑ct吧。”

        我:“不用,我很清醒,我叫啥家哪里的,不用麻烦!”

        交警提醒:“胳膊腿的呢,那疼赶紧说,不然就只包扎一下了,再处理就要双方一起去交警队了。”

        我:“好,没事,一定到。”

        当时真就是各种为对方着想,生怕太贵把司机吓到跑了,连包扎钱都不给了,最后还是交警再三提醒,才出来个一千三的检查费,确定我只是左脚腕扭伤,胳膊肘膝盖都是擦伤。

        随后在家躺了七天,被司机一个电话叫去了交警队,我左脚当时肿的不能穿鞋,坐电车蜷着膝盖疼,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我这都没打车,让老公扶着一步一步走到交警队的;至今想想那两个半路口的路程我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呢?也许真是因为穷,不想再多花一分钱了吧。

        正常情况下,这个时候就该商量赔偿了,调解员了解情况的时候,我疼的一只靠墙伸着腿闭目养神,她光听司机说,听的有点烦了,专门敲敲桌子问我有什么诉求。

        我都疼的差点闭目养神睡过去,被叫醒了全然不知要提啥,我老公更蒙圈到不知道怎么回答,这话其实是蕴涵着潜台词的,意思是:你们可以要辆新电动车或者要求赔偿误工费损失了。

        我当时愣是没听出来,与暴富的机会失之交臂,为保险公司省老鼻子钱了,至今想想还会后悔,但真再回去重新选择,我也许依然不会要对方的赔偿。

        也因为我的无欲无求,我们九点才进的调解室,十点多已经处理完所有手续,双方去车库取车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我等老公取车的时候,调解员都忍不住替我惋惜:“像你这种好人不多了,咱们加个微信如何?”

        “别了,我见了你害怕。”

        “怕啥?”

        “我考出证来了,怕明年买车自己不注意又来见你了,还是不加了吧。”

        我的意思是怕自己学艺不精会出事故,调解员却误会我是在高情商的拒绝她,笑的特别开心,顺手把车库存车费的条子给我少算了一个小时,也就这一个小时帮我省了一天存车费,开心的我回去都是在笑的,也不觉得身上的伤有疼了。

        可谁曾想我第二年还是又见到这位调解员了。

        因为我在存钱等车的第三年,我老公他二叔家的弟弟又出车祸了!

        这事本不该我们管,但他二叔是个有点爱贪小便宜的老实庄家汉,一辈子也没碰上过被撞车这事,也不熟悉这套流程,专门来我们家里找的我们帮忙,我至今都记得他开口时说的话:

        “缸子,你弟被车撞了,要去交警队处理,他这腿断了肯定没办法去了,小水去年被撞时你们肯定没少捞好处,今年也帮帮二叔吧。”

        敢情我去年被撞是去帮你们探路了?我也没要赔偿啊,怎么传回家里去就变味了?

        我都没来得及拒绝,我老公这尊家族观念极重活菩萨,已经把我的车钱交出去了!

        “二叔您放心,有我们在一切都办的妥妥的,您专门跑一趟,我也明白你的意思,这钱你先拿着给凉子看病,等赔偿下来了再还我也行,我们一点也不急。”

        好一招越俎代庖,我要买车你跨过我把车钱送出去了?整得我现在说什么都不对,罢了,他弟弟才十七,腿断了再跟我公公一样,因为心疼钱再一瘸一拐的留下后遗症咋办,给就给了吧,买车已经不是耽误这一两年了,反正我回家早晚都能回去,不差这一年了。

        就在我刚自我把自己哄好,决定接受这尊活菩萨的选择时,最绝的话从我老公嘴里说出来了:

        “我这几天加班有可能和调解时间错开,反正有小水在,她去年也去过交警队,里面那些手续流程她也全知道,帮你们走走过场递个文件什么的她全行。”

        我老公就用这一句话把我卖的彻彻底底了!

        秋老虎时节可是很热的,我带着孩子跑前跑后忙了好几天,各种吃闭门羹,把我都搞糊涂了,去年自己来的时候交警们都挺好的,今年怎么这个样子了。

        后来还是碰上了帮我调解的调解员,她看我大热天带孩子跑来跑去的不容易,这才告诉了我这事被锁定了的具体情况:

        出事当天我老公他二叔就已经带着他们村村长去过一次交警队了,各种作妖吹嘘上面有人,让接待的交警好好办理,反正就是一套官腔下来把这事办黄了。

        这让原本可以走车主保险一星期内解决的事情,变得异常复杂到成重点案例了。

  https://www.yuanss.cc/chapter/59730/310846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c。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