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影视诸天之旅 > 第三十一章 周寂去哪了?

第三十一章 周寂去哪了?

        “怎么?舔狗不在身边,连行李箱都提不动了?”丁大成半张脸气得直抽搐,挣脱苍鸿会长钳住的手腕,嘲讽道,“住处我自会找人给你安排,行李?概不负责!”

        “舔狗?”

        司藤面色一冷,森然的目光好似利箭刺入丁大成心脏,让他呼吸猛然停滞,紧接着百爪挠心般的剧痛传遍全身。

        丁大成当即跪倒在地,蜷作一团,心口犹如蚁噬、犹如刀搅、犹如利刃穿心,犹如火烧火燎。

        强忍住挠破皮肉,挖出心脏的剧痛。

        丁大成双手紧紧攥着衣领,豆大的汗珠细细密密的从额头渗出,转眼间全身上下就如湿透了一般,满是水渍。

        “从今以后我不想再听到这种说法!”高跟鞋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声响,每一声都好像踩在丁大成的心跳上。“他不喜欢,我也不喜欢。”

        苍鸿会长脸色也颇为难看,此时的他已经舍弃了最后一丝犹豫,浑浊的双眸盯着犹如女王般傲然而立的司藤,眼眸中杀意涌现。

        白金教授也很惊讶司藤的强烈反应,以往悬门众人对她多有挑衅,但她从未动用过藤杀惩戒,再加上平日里的言行言行举止,似乎并不在意旁人对她的争议。

        可此时反应如此激烈,仅仅只是因为丁大成辱骂‘周寂’吗?

        白金看不出司藤是借题发挥的有意敲打,还是真的想维护周寂,但以他的立场自然不愿看到矛盾生机,于是赶忙上前。

        “司藤小姐手下留情~丁悬师平日里向来莽撞,说话不经大脑,还请司藤小姐绕过他这一回吧。”白金脸上堆着笑容,吃力的提着两只行李箱,劝说道,“您的行李箱在这里,我帮您提着。”

        司藤斜斜的扫了白金一眼,她从最开始就感觉到了此人的异样,说不出哪里不对,可就是一种诡异的违和感。

        出于对这份违和感的忌惮,司藤低眸看向近乎瘫软的丁大成,冷声道:“暂且饶你一命!等周寂到了,亲自到他跟前叩头谢罪!”

        “呵~!有本事杀了我!”丁大成灰头土脸的瘫在泥土中,有气无力的说道,“想让我给他.....”

        “明白,明白。”苍鸿会长一掌拍在丁大成后脑,将其击晕,苦笑道:“司藤小姐的话,我们记下了。”

        看着苍鸿会长眼神中隐藏的疏离和仇恨,司藤虽有些遗憾,但并没有后悔。

        ‘我与周寂是平等合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他被人侮辱,自然也是侮辱我。’

        ‘我不是在帮他出头,我是在为自己找回面子。’

        司藤望着雪区达那的方向,心中如是说道。

        ............

        “阿嚏~!”

        数千里外的达那深山。

        周寂背着剑匣行走在林海高原,身影如光似电,犹如鬼魅般从城镇、山林间穿梭,一身轻功全力运转,刚在一处信号塔旁停步,就忍不住连打了数个喷嚏。

        “肯定又是司藤在背后编排我!”

        周寂揉了揉鼻子,掏出手机就想打电话质询司藤,但指尖在通话的按键上方迟疑许久,最终还是退出了拨号界面,打开了缺德地图。

        由于这一趟苗疆之行必然万分凶险,所以他事先和司藤商议,让司藤先行一步,而他有事需要先回一趟达那,然后再从达那直接去往苗疆。

        由于这次携带的东西不适合乘坐飞机、火车之类的交通工具,就连坐车也会面临盘查风险。所以他只能凭借轻功长途奔袭,这一路虽然崇山峻岭地势复杂,却也远比坐火车坐飞机来的安全。

        对比了一下地图上的直线距离,周寂将需要绕行的山川和河流标记清楚,然后收起手机,从信号塔旁一跃而下,沿着既定线路,朝云溪寨的方向狂奔而去。

        ..........

        当晚,沈银灯方才从黑背山的深处返回苗寨。

        周寂并没有和司藤同行,这一点确实有些让她没能想到。

        不过这样也好,少了一个不知深浅的武道高手,对计划来说反倒是一件好事。

        沈银灯不想放过这次机会,当晚就带着苍鸿会长与白金教授,连同其余几名悬师前往布置完成的洞穴中演练阵法。

        原本白金并不想参与这种事情,他一直借口自己不通术法,可丁大成白天刚被藤杀所伤,只能由他来顶替这个缺口。

        夜色深沉,山林深处笼罩着淡淡的迷雾,白金搀扶着苍鸿沿着一条斜斜的上坡蹒跚而行。

        脚下是湿滑的苔藓,身侧是深邃的悬崖。

        白金眯着眼睛看着怪石嶙峋阴森恐怖的山谷,不禁感慨着说了句:“也亏得沈小姐能找到这样的地方。”

        自从司藤先后对沈银灯和丁大成下手,苍鸿会长就下定了杀心。此时的他扶着白金的胳膊颤巍巍的站在洞穴入口,脚下打滑多次方才站稳。

        “也必须这样的地方,才骗得过司藤。”

        这个山洞距离云溪寨并不算远,只隔了两个山谷,据沈银灯说,是小时候有一次和寨子里的玩伴到这座山来玩的太过,疯跑间迷了路,阴差阳错撞见的。

        山洞挺深,里头比外头温度低,岩壁渗水,覆满青苔,打手电仔细看,入口窄,里头却很宽敞,分了好几个岔洞,这些岔洞在尽头汇成了一个大的,足有四五米高,洞顶悬着石钟乳,底下正对应一个石笋,石钟乳和石笋都还在继续生长,估计再过个千八百年能联成石柱。

        沈银灯向苍鸿和白金介绍阵法的方位和阵脚,却没有告知山洞中隐藏的几处暗器。

        白金一进山洞就隐隐感觉到了不对,低头看向脚下的细土,刚想蹲下抹开一处砂砾,却被沈银灯叫住。

        “白金教授,咱们还是先排演一下颠倒奇门阵的阵法吧。”沈银灯说完脸上带有几分愧色,沉声道,“眼下已是我们悬门生死存亡之际,我前几日被司藤暗算,动不得法力,丁悬师又受藤杀折磨,元气大伤。如今只能劳烦您和苍鸿会长,以及张悬师、马悬师还有刘悬师潘悬师合力出手,将司藤这个魔头诛杀于此!”

  https://www.yuanss.cc/chapter/58580/303675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c。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