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生活系神豪从重生有老婆开始 > 第九十九章 夏日的暴雨(二合一)

第九十九章 夏日的暴雨(二合一)

        小男人这是想变身小狼狗啊!

        做好了完全的心理准备,夏兔只感觉张楚河的反应很好玩,心里虽然有点慌,身上也有点烫,却忍不住闪过许多奇怪的念头。

        羞涩,倒是说不上。

        这个词,距离夏兔很遥远很陌生。

        但此时自己是夏小兔,于是避开了张楚河的目光,低着头,露出一丝羞涩之意,似乎是不敢去直视那双想吃人的眸子。

        这一来,张楚河立马就心旌摇曳,食指大动。

        夏兔身上穿着单薄睡衣,贴服在她的身上,过人之处此时没了内衣束缚,那非凡的实力怎么也隐藏不了。

        腰肢纤细,盈盈一握,原本宽松的睡衣下摆却因为上摆撑得太高,隐隐可以看到平坦的肌肤。

        光洁,细腻。

        没有一丝赘肉。

        刚才洗的又是热水澡,促进了血液循环,健康的肤色令那张精致的脸上被嫣红所点缀,看起来明艳动人。

        此时又恰到好处表现出来了羞涩和难为情,令张楚河的内心瞬间被两种意识占据,既想去呵护这份羞涩又想将这份羞涩在自己身下摧毁。

        夏兔走了过来脱下拖鞋,拿起擦脚布擦了擦脚,将拖鞋提到了张楚河面前。

        意思不言自喻。

        两人紧挨着,这时,张楚河才发现,自家兔兔姐好像没有洗头。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也没时间多想。

        嘿嘿笑着。

        张楚河穿上了夏兔的拖鞋。

        鞋子很小,仅有三十六码,完全塞不进去。

        但此时,谁还能顾上是不是能塞进去。

        张楚河垫着脚,兴奋至极,一溜烟跑进了洗澡间。

        夏兔这时抬起头,看着他猴急的样子,忽然嘴角抹过一丝笑容。

        {小男人看起来馋坏了啊!}

        三分钟不到。

        张楚河已经洗完澡走了出来,火烧屁股似的,嘿嘿笑着,犹如一只初哥。

        夏兔拿来吹风机,插在床头柜的插头上。

        让张楚河坐好,替他吹起了头发。

        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

        在张楚河的意识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找到一个相夫教子,温柔贤惠的老婆。

        此时被夏兔替自己吹着头,忽然觉得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此了。

        短发干的很快。

        等夏兔关掉吹风机,张楚河一个偷袭,将她扑倒,就吻了上去。

        夏兔很不习惯被人压着,很想翻身把张楚河扑到,但此时还是夏小兔,只好微微阖着眸子,长长的睫毛眨动着,紧攥五指,任由自家小男人施为。

        一股香味,从鼻腔肌肤五感,传入到神经。

        等到张楚河彻底掌握住自家兔兔姐,心里有一种深深的满足感。

        渐渐。

        地上有了一件睡衣。

        又有了一件睡裤。

        等床上再丢下一条浴巾到地上,两声闷哼几乎同时发出。

        随之,张楚河睁大了眼,倒抽了一口冷气,接着心里就闪过一丝羞愤和愧疚之意。

        怎么会这样?

        就算是自己第一次的时候,也没有这样啊!

        难道自己得了病?

        一种恐慌和自卑情绪从心里蔓延,张楚河低着头,不敢去看自家兔兔姐,他却没有发现,夏兔眼里闪着奇妙的神色,似是想笑,又在极力忍着。

        这时,夏兔伸出胳膊,抱住了张楚河的脖子,将他压下,主动亲了起来。

        亲了会,两人分开。

        张楚河从那双明媚的眸子看到了似水柔情,没有任何责怪,心里的自卑和恐慌少了许多,也坚定了许多。

        低下头,从夏兔耳垂和脖颈划过。

        忽然,张楚河怔了下。

        他发现,那条纤细的胳膊上有一个很奇怪的疤痕。

        圆鼓鼓的。

        似乎是接种疫苗留下的疤痕,又似乎不是。

        看起来,比疫苗疤痕要大了许多。

        一种莫名的眼熟感觉。

        但这时候,身体却不给多余的想法,控制了一切本能和思维。

        给自己心里打着气。

        张楚河屏住呼吸,再来。

        怎么会这样?

        虽然比刚才好了点,可一秒变五秒,实在好不到哪里去。

        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种深深的挫折感油然而生。

        难道自己真的有病了?

        夏兔感觉到张楚河心里的颓废和丧气,温柔抱着他的脑袋,按在自己胸口,小声说道:“楚河,你知道吗,我以前是不信命的,但遇到你,却相信命了。”

        张楚河心里的颓废稍去,想要说什么,随之却迎来了一双温柔的双唇,和纤细的五指。

        夏日的菲律宾,正值雨季。

        它不像春雨那样温柔,也不像秋雨那样缠绵,更不像冬雨那样凛冽。

        它独有它那粗犷不羁的野性。

        豆大的雨滴如脱缰之马,从低沉的空中冲向地面,像在寻找什么东西似的,东一头西一头乱撞,又像那从九天之外落下的巨大的瀑布,击打着世间的万物,仿佛要吞噬掉这所有的东西。

        有谁能料到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呢?

        结果人们都被淋成了地地道道的“落汤鸡”,真是狼狈不堪,只能站在山下茫然地望着这场雨。

        电闪雷鸣,雨点霹雳啪啦砸在大地上。

        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漫天硕大的雨点就像发疯的牛,直直地撞了下来,屋顶噼里啪啦,仿佛要被砸穿,地面咚咣咚咣,仿佛要被砸碎。不一会儿,道路已变成奔流的小河。

        “呼呼”狂风,时而卷着雨点,像无数条利鞭,拼命的往玻璃上甩。

        时而呼啸着,猛力撞断树干,卷起残枝抛向空中,一眨眼,飞沙走石,叶枝满天。

        才转眼五分钟,大暴雨就变成了稀稀松松的小雨,地上还有坑坑洼洼的积水,小孩子跑来跑去,往地上一踏便踏起一串水花。

        然而雨势稍歇,就再次尽全力挥霍着它那在夏日里储蓄已久的力量,那样的来势汹汹。

        “咚咚”在狂风暴雨闪电雷鸣之中,如鸽子蛋一样冰雹重重地砸了下来,打落了花朵,砸烂了蔬果,打掉了树叶,砸毁了鸟窝......

        ......

        阳光掀开了黑幕,点亮了这个世界。

        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

        雨早已经停了,天气的沉闷也被冲刷掉了,晴空万里的样子,空气十分新鲜,树叶都闪着翠绿的光。

        天上的白云慢慢地,悠闲地飘着,好不惬意。

        已经八点。

        夏兔却少有地睡了个懒觉,不想起床。

        但生物钟却早已固定,倒是没什么睡意,低头再看看此时睡熟的小男人,嘴角不由露出一抹微笑。

        张楚河沉沉睡着,一直累到天亮,才算是坚定了信心,是真的精竭力疲。

        这时睡着了,安静得就像是个孩子。

        脸上很干净,没什么斑点,看着很顺眼。

        夏兔拿开自家小男人睡着都还抓着自己的手,轻轻翻了个身,侧卧着,就这样看着这个属于自己的小男人。

        各种奇妙的念头闪过。

        不由,夏兔想到了自家小男人扮女孩子的样子。

        这家伙长得倒是好看,其实扮演女孩子,真的挺漂亮。

        不过就是有点倔,还跟小狼狗一样爱咬人。

        还有,太懒了点。

        居然这两天都没有好好锻炼。

        回去再收拾他。

        感觉有些疼,夏兔微微皱了下眉头,却又有些担心自家小男人得自尊心被打击到。

        但这种事,不能去说只能一点一点改变。

        悄悄下床给管家打了电话,让他准备一些补品,夏兔进洗澡间洗了洗,再次回到床上靠着自家小男人又躺了下来。

        睡不着。

        一种奇怪的念头不可抑制闪过。

        夏兔拉开自家小男人身上的夏凉被,想到之前自己偷偷摸了下,此时回想,感觉很有意思。

        以前偷偷摸,以后就可以正大光明抓了。

        可惜,自己要是能把这个变成自己的,再把小男人变成女人就好了。

        日上三竿之际。

        张楚河迷迷糊糊被尿憋醒,等睁眼,就迎到一双乌黑的眸子。

        一种惭愧和挫折感怎么也挥之不去。

        虽然最晚尽了最大力,却最多一次也就五分钟。

        真的太失败了!

        刚有这个念头,那双樱唇却亲了过来。

        吻了下,夏兔笑着说道:“大懒虫,十二点了,赶紧起来吃饭。”

        女人的温柔,是对男人信心最大的支持。

        张楚河心里的挫折感渐去,连忙笑着起了床。

        卧槽!

        怎么这么疼。

        尿了半天,才解决完问题。

        等解决好出来,夏兔已经出去了。

        张楚河心里一松,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赶紧跑去床单看了下。

        床单上中间有一片地方看起来硬邦邦的。

        但却没有任何红色。

        昨天已经注意到这时,张楚河当时没有细想,此时再次确认,一种失落感忽然就窜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

        不是说,兔兔姐没有谈过男朋友吗?

        人总是双标的。

        虽然,自己不是第一次。

        可张楚河心里一直很庆幸自家兔兔姐是第一次,视为珍宝。

        此时忽然发现好像不是这样,顿时有一种被欺骗的受伤感觉。

        害!

        除了邪术化妆,还有截然不同的性格,再有先入为主的意识。

        这家伙怎么也没想到,自家兔兔姐就是流氓兔。

        而夏兔呢?

        从小就学武,一次不小心劈叉,就给弄没了。

        但对于张楚河来说,却根本不懂分别女人和女孩的区别,此时心里难免感觉有些不舒服和失落。

        虽然,能够接受。

        楼下餐厅,哈利利已经将食物一一摆好。

        厨师特地按照夏兔交代,用冬虫夏草加紫河车和鸭肉炖了个闽南的瓦罐汤。

        没多久,张楚河出门下了楼梯,他的脸色很平静,并没有表露出自己心里的那丝不舒服。

        只是,多少有些落寞。

        这点点差异,落在夏兔眼里就特别明显,瞬间就感应到自家小男人为什么前后反差这么大。

        【我都没嫌弃你不是第一次!】

        男人,果然都是本能动物。

        夏兔心里有些不满,但想到自家小男人瑟瑟发抖快吓哭还站在自己面前,心里就是一软。

        不过她也没准备解释,等回家,这混蛋自然很快什么都明白了。

        张楚河走了过来,闻到香味,立马食指大动。

        操劳了一晚上,耗费能量巨大,早就饿了。

        这时。

        夏兔将瓦罐推到了张楚河面前:“先喝点汤,你尝尝。”

        南闽的小瓦罐。

        很小。

        张楚河看到只有一罐,有些奇怪。

        等看到立马的冬虫夏草,不由一燥吗,这东西,他还是知道是干什么的。

        不过,紫河车煮了后跟肉一样,他倒是没认出来。

        瓦罐的量,只有一大盅。

        张楚河就着勺子,先喝了汤润润肠道,嚼着肉大快朵颐起来。

        感觉有些肉好像味道比较奇怪。

        张楚河问道:“这是什么肉?”

        夏兔神色不变,淡淡说道:“鸭肉。”

        张楚河没有多想,几下将瓦罐消灭,感觉体力恢复了不少。

        半小时时间,中午饭解决。

        夏兔擦了擦嘴说道:“晚上你没睡好,要不要再去睡会。”

        能也必须不用啊。

        张楚河连忙道:“不用。”

        死要面子的小男人。

        夏兔嗯了一声:“那一会,咱们去橡胶园看看,这两天橡胶市场大跌,你帮我看看咱们的产量要不要压缩下。”

  https://www.yuanss.cc/chapter/56787/293550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c。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