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港片武侠大世界 > 第十章、嫌隙

第十章、嫌隙

        少林寺,后山前觉远师徒的屋子。

        “君宝、君宝……”天宝欢呼雀跃着跑进了房里,却看到君宝慌里慌张地似乎要藏起什么来,“你在干嘛?”

        君宝回过身来,看到天宝有些尴尬地笑笑,挠挠头道:“没、没、没什么啊……”只是他那副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样子,傻子都知道肯定有什么。

        天宝好奇地往他身后看去,君宝的被单似乎是因为仓促间弄得有些乱,但天宝可不会觉得他刚刚转过身去就是为了弄乱被单,“你在里面藏着什么?”

        随着大家慢慢长大,原本睡在一起的三师兄弟早就已经分开房间睡了。

        当然这主要也是觉远这边院子空落的屋子多,这也就让各自都能够藏起了点儿秘密来。

        只是天宝是知道君宝性格的,这傻小子根本就藏不住事儿,更别说想要骗自己了。

        “没、没什么……”君宝此时似乎就只会说这一句话了,但是天宝怎么可能相信,他快步走过去就准备掀开被子瞧一瞧,却又被君宝拦住了。

        “不要……”君宝下意识叫出口,心里是真的急了。

        天宝动了动手,却发现君宝这一情急之下,似乎超常爆发,竟然有着自己挣扎不过的力量,那只手就像是一支铁箍牢牢束缚着自己的手,甚至让他感觉被抓得有些生疼。

        “你一定在里面藏着什么,让我看看!”天宝也有些急了,转过头来看着君宝,“如果没有,你干嘛要拦着我?”

        “我……”君宝说不出话来,他本来就不善于口舌之争,小时候因为孩子心性胡搅蛮缠地倒还能够辩上几句,越长大越明事理之后,反倒越不会与人相争了。

        尤其是,这个对象还是他从小到大的玩伴、二师兄董天宝。

        “说不出话来了?”天宝戏谑的看着君宝,他从小就喜欢逗弄打趣这个小师弟,不过这一次并非完出于这种心理,如果说刚开始他还只是单纯的对于君宝这个从来没什么私隐的家伙到底藏起了什么感到好奇,是否能够看到、知道并不重要,享受的是“调戏”的过程中那种乐趣,那么现在他就是志在必得了,“那就让开,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君宝被天宝训得气势有些弱了,这一下竟然被天宝推开了,天宝一把掀开了被单,就看到里面藏着的竟是一本经文。

        “这个是……”天宝拿起经文,狐疑地看着君宝,因为那经文上赫然是梵文——天宝没文化归没文化,梵文和汉文的区别起码还能分辨得出来,毕竟也有在藏经阁打扫过也有曾好奇问过李平安,虽然他耐不住性子学更多汉字,但也算是被李平安教会了认自己几个人的名字。

        而别说是他,君宝可同样不认识梵文!

        君宝有心过来抢过去,但一来怕损坏经文,二来又被天宝刚才的话问住了,到现在都还没有转过弯儿来呢。

        而他这一愣住,天宝不等他回答,就自主将经文翻开,他心想一本普通的梵文经文哪里值得藏着掖着,一定是里面有什么,只是翻开没几页之后他很快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面发现了一些汉文书写的小字。

        当然,他也只能看出这个来,因为就算看得出是汉文,但也仅限于此了,他大字本来就不认识几个,更别说想要看出什么内容来了。

        眼珠滴滴溜溜转动起来,天宝的脑筋倒是转得很快,马上决定要诈一下君宝,他故作失望攥着经文对君宝说道:“君宝,事到如今,你还要瞒着我吗?”

        君宝完说不出话来,被逼问得进退失据了,最后只能支支吾吾道:“是,是师兄、师兄给我地……”

        这个老实孩子!

        天宝心中叹了口气,也松了口气,可是随即,却又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一般。

        君宝好算是没有说出李平安告诉他“千万不要和天宝说这个”的话来,可天宝虽然文化程度着实不高,但人却是鬼精鬼精的,不需要他说就自然会联想到。

        如果不是大师兄有特意嘱咐的话,以君宝的性子,又怎么可能有东西不跟自己分享?

        这是一个很符合逻辑的推断,而且天宝很快深信不疑,他又疑惑问道:“这东西,是武功秘籍?”

        他完是瞎猜,感觉真要是其他的东西,也未必需要这么藏着掖着,毕竟他对于经文从来就没有感兴趣过,就算君宝也是如此。

        君宝却又被他诈中,老实点头道:“是一套据说很厉害的内功心法,我正修炼着。”

        “难怪我觉得你昨天到现在一直有点奇怪,”天宝一副“我早就发现了不对”的神情,笑道:“既然你修炼了,那我也要修炼。”

        “我……”君宝想到师兄李平安的嘱咐,很是为难,但他又觉得拒绝不了天宝。

        而且他心里也一直觉得很奇怪,平常也并没有觉得师兄对天宝有什么不同,为什么却要在这件事情上,单单给自己加上那样的嘱咐呢?

        偏偏这种事情李平安又不好跟他解释理由,只能说是自己的强行要求,在君宝看来也是有些无理取闹了,只是因为是师兄的话才遵守着,可现在被发现了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或许,师兄只是在和我开玩笑,是一个故意的恶作剧?

        君宝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抬头对天宝勉强笑道:“那,那好吧。”

        天宝也笑起来,心里却在默默念着:“大师兄,你这又是,为什么呢?”

        ……

        采买的事情并不难,尤其有马沛然这个“老人”领着,李平安就在旁边帮把手就行了。

        其实有些事情他在少林寺的时候就有做过,比如说扒菜收菜,手脚利索得完不像一个新人,把马沛然都看呆了。

        大概是外界的人对寺庙还有和尚固有的误解,总以为侍奉佛祖就可以不吃不喝了,其实只要还是正常人,就不可能过得完不沾俗气,如果下地拔菜算俗气的话。

        客栈当然不可能像是在少林寺一样只吃素食斋饭,所以接下来鸡鸭鱼肉也是要备着的,而且还都是当天新鲜的,就在这种菜的村子里,很显然是客栈早就联系好的几家农户,他们也很配合,早就张罗好了,就等着李平安他们过来直接拿东西就好了。

        说是采买,其实钱都是定期一结,李平安他们领了货然后在村里正那账单上记一笔后直接走就是了。

        空荡荡的马车后座上堆满了各种食材,看着倒也让人有种一样的满足感。

        这一番折腾,天色已经大亮了,也是早上稍微耽搁了一些,按照马沛然跟那村里正对话的时候所说,比往常已经要晚不少时间了。

        去时人少,回程城门口却显得很是热闹,不过不是因为进出城过路的人太多,而是有一大队人马正在有序进城,李平安看到最前面有几名骑士开路,后面是许多身着甲胄手持长矛的士兵跟从,中间却又拱卫着一辆华丽的马车前行,看起来马车中的人非富即贵。

        因为这队伍占据空间,李平安他们还只能排在后边等候,等他们过了才能进城。

        望着那浩浩荡荡的队伍,李平安疑惑道:“这些是什么人?”

        马沛然笑道:“你不知道啊,这是刘公公的人马。”

        “刘公公?”

        “就是刘瑾……啊,你看那边打着的旗号就是他的,还有这些将士……”马沛然理所当然道:“听说他本是专门被派来登封为皇帝练兵地,前段时间似乎回京城了,最近正好回来吧。”

        李平安点点头,心想刘瑾就是“太极张三丰”的二号反派嘛,被天宝反骨的那位公公。

        相比于董天宝是完的虚构,这个刘瑾还是有个原型地,那就是明朝正德年间的那位大太监,且彼人更加厉害,可谓权倾一时。

        至于明朝的太监,怎么跑到宋元之际来做公公,这就是编剧的锅了,实际上那部电影里面这类扯淡的东西不少,蒙古人都被契丹人“取而代之”了,这个就当是虚构的也没什么。

        不过李平安穿越而来的这个世界,显然有着自己的修正力,甚至似乎修正的过头了点。

        但是总体来讲,起码到目前为止,应该还是按照原剧情线走的,那么既然小冬瓜、刘瑾都出现了,如果按照电影的时间,岂不是说君宝和天宝快要下山了?

        “李平安、李平安……”

        李平安回过神来,看着马沛然叫自己,才注意到那边人马已经通过去了,轮到他们过城门了。

        心中有预感和那刘瑾很快有交集,李平安也想从马沛然这里了解更多的讯息,可惜他也知道的不多,只是知道刘瑾在那康熙皇帝还在潜邸的时候就陪伴在其身边,甚得其信重,也就难怪会以无根之身来掌握这重要的兵权了。

        接下去一路再没什么阻碍,他们很顺畅地返回了“悦来客栈”,只是等到他们回来才听凌道人说小冬瓜他们都不在,原来是去城外接大掌柜去了。

  https://www.yuanss.cc/chapter/5263/30781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c。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c